? 济公与广亮 - 西安交大长天软件股份有限公司

      <form id="3139h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环保理论与实践
              环保观点
              环保物联网与云计算
              环境?;に枷肟?/a>
    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:西安交大长天软件股份有限公司 >> 环保理论与实践 >> 环境?;に枷肟?/a>  
              济公与广亮

              林宣雄(写于2009年元月)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 济公,乃罗汉降世,虽投胎天台李员外,却选择杭州灵隐寺出家。好一个济公,寺内诵经参禅,精研佛典,寺外布德行善,扶危济困,虽又颠又疯,却度尽人间苦厄?!靶?,帽儿破,身上的袈裟破,......”,济公不仅在中国妇孺皆知,更是东南亚的释家至尊。与济公同在灵隐寺出家的广亮,虽位至监寺,却鲜为人知,更无后人称颂。济公和广亮,居于同一精舍,同为僧人,却实为一对冤家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 寺院不仅是信仰的中心,也是弘扬教义的道场,僧人们过着一种晨钟暮鼓、磬渔梵唱的生活,他们守着清规戒律,诵经文,研佛典,修禅定,日夜用功,不喝酒,不吃肉,粗茶淡饭,与世隔绝,清苦修行,唯愿达致“大地平沉、虚空粉碎”的果地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 悲悯天下的济公,乃一特立独行之僧,修于寺内,行于寺外,“哪有不平哪有我”,看到人间的不平和苦难,运用自己的法力和神通,去铲除,去救赎,是一位自度度他的“人间活佛”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 悲悯天下的“人间活佛”居然也有陋习,甚至还有毛??;济公喝酒吃肉,甚至会偷钱偷僧衣,去当去换酒喝,这在僧人看来可是犯戒之大忌;当然,以宽容之心,换一种角度来看,这至多也就是一种不拘小节的小毛病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 广亮,位居监寺,阶位之高,仅次于方丈,其人循规蹈矩,专研佛典,独善其身,一心想达致“僻支佛”的果位,对济公既忌妒,又不屑,更不齿。他忌妒济公在尘世间的美誉,不屑济公的喝酒吃肉,不齿于济公的盗衣偷钱之行为。广亮认定济公辱没佛庭庙宇,于是高举戒牌,力逮证据,几次多番向方丈告发济公的“劣行”,欲借方丈之力把济公逐出庙外,从而维持庙宇清静和佛家威仪。在灵隐寺,济公和广亮实实在在成了一对冤家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然而方丈元空“高明”,深谙心地法门,心量齐天覆地,认定济公是修心不修口,更是宽容,没有听从广亮等的进言,?;ち思霉?,把济公留在了庙里,成就了济公,从而成就了一代大德高僧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济公和广亮的矛盾和冲突,表面上看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个人恩怨,其实归根结底是创新者和守旧者之间的矛盾和冲突。济公特立独行,不循规蹈矩,力行人间佛教,实际上是一种创新,以广亮为代表的僧人其实是抱持戒律和正统思维的守旧者。然而,创新者的思维和行为常常不为常人所理解,创新者自身的“毛病”抑或缺陷更是容易让旁人抓住把柄,从而为创新付出代价。灵隐寺,乃中国江浙名寺,要不是元空宽容,便少了一位誉满东南亚的高僧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现代社会,践行济公者不少,能有济公命运的不多,当今社会象元空这样的“方丈”太少,象广亮这样有权势的“监寺”太多,因此呼唤宽容,更呼唤对创新者宽容。

  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  联系我们
              地址:西安市高新区新区丈八东路汇鑫IBC-B座16层内
              总机:029-82245879 服务热线:400-996-1917
              邮编:710065 传真:029-82245879-8888
              市场邮箱:market@jointsky.com
              服务邮箱:support@jointsky.com
              招聘邮箱:hr@jointsky.com
              快速导航
              ·新闻中心 / NEWS
              ·走进长天 / JOINTSKY
              ·人力资源 / RESOURCES
              ·技术服务 / SERVICE
              ·企业邮箱 / EMAIL
              友情链接
              交大长天 版权所有 陕ICP备06002099号
              十分彩注册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